槳聲欸乃Tsianshen

實業以及互聯網創業者,拍過一些短片,正在努力成為吳語電影的編劇,喜歡光影。堅定的吳語江陰澄東話傳承者,佔籍澄、張。

今生至此,芳華絕代

文/槳聲

崔護有詩,“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。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”。


芳華絕代。


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語淚先流”,不再是吟誦時候的強說愁,而是一種真實的、很是深刻的無奈。無奈的時候,唯有音樂,能將自己帶回當年。如美酒,飲之如癲如狂。可今宵酒醒,曲終人散,沒有曉風殘月,只有青燈孤影。再留下的,只能寄予文字了。


花開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,誰都曉得的道理,卻又有多少人能做不迷的局外人呢?明明知道是一場空,在夢裡浮沉,卻也要飛蛾撲火,演一出至死方休的劇,醒來才發現做戲和看戲的只有自己。...


好久不讀書,慚愧

很少調黑白的照片,這次姑且一試

處暑過後,夜里的秋涼是一天勝似一天。 


星垂平野闊,月湧大江流。
——江陰黃田港 

黃田港口水連天,萬里風檣看古船。
海外珠犀常入市,人間魚蟹不論錢。
王安石這首讚歎江陰黃田港的詩真的要成為絕唱了,因為再過一個禮拜,黃田港將不再為港。

(圖片拍的好像是韭菜港,但是黃田港比它有名,就欽定它是黃田港了) 

© 槳聲欸乃Tsianshen | Powered by LOFTER